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g500-白宫发言人与特朗普的共处之道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360 次

6月13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又一位白宫高阶官员即在本月底离职:白宫新闻发言人莎拉桑德斯。

在这个特朗普最常用的“私人发言平台”,特朗普赞扬了其官方发言人桑德斯的工作,还期许她追随其父亲的脚步,返乡竞选阿肯色州州长。

“(履职)3年半后,白宫新闻发言人桑德斯将在本月底离职,她将回到阿肯色州,她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有着非凡的天赋,她做了一美女总裁爱上我份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我希望她决定去参选阿肯色州州长——她会很棒的。莎拉,谢谢你做得这么好! ”

在随后的白宫活动上,特朗普把桑德斯叫上台,发表“离职感言”。

站在自己的老板身旁,桑德斯有些哽咽,她说,担任白宫新闻发言人一职是她“一生的荣耀”,“我热爱(在白宫的)每一分钟,哪怕是那些艰难的时刻。”她承诺,今后仍会是特朗普“最敢言、最忠诚的支持者之一”。

“我爱总统先生。 ”桑德斯说,她将持续支持特朗普及其政策,相信特朗普还有六年可以完成更多事,而她未来将花更多时间陪伴三位小孩。

桑德斯于2016年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工作,直到在2017年7月从前白宫发言人史派塞手中接下发言人的工作,是特朗普任内第二位发言人,也算是特朗普白宫中相对“长寿”的高阶官员。

桑德斯曾自称,自己在白宫发言人任内希望留下的遗产是——“透明与诚实 ”。但两年之后,许多评论认为桑德斯的说法是个笑话。

“桑德斯是一个轻蔑的谎言操控女王 ”,华盛顿邮报资深媒体评论记者玛格丽特。苏立文不留情面地批评桑德斯,“领着公家薪水,向公众说谎 ”。

(桑德斯在白宫西翼外车道接受记者提问)

随着桑德斯卸任的消息传开,美国媒体也纷纷将桑德斯两年来被指“公开说谎”,或“不诚实”的案例一一整理出来。

其中,一个刚被特别检察官穆勒“ 确认 ”的谎言发生在2017年五月。当时,纽约时报记者西尔在发布会上追问桑德斯有关联邦调查局长科米被特朗普开除一事。

桑德斯当时说,自己听到“ 数不清的联邦干员对特朗普开科米表示感谢。”

“ 真的吗?”记者追问。

“ 当然!是。”桑德斯在镜头前毫不迟疑回答,还说这些“ 数不清”消息源包含简讯、电邮等, “我听到很大数目的联邦干员说,他们很满意总统的决定。”

2019年4月,当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报告公诸于世,人们很快在上百页的报告中发现桑德斯受访问调查的一个小细节:“桑德斯说,她提到的’数不清的联邦调查局成员’的说法是一个“口误”。她还说,她在几个不同的新闻采访中发表声明,称联邦调查局特工已经失去了对科米信心,这一说法是她在“激烈讨论时刻”做出的评论,并非基于任何事实。”

(桑德斯在白宫西翼外车道接受记者提问)

桑德斯护主心切,其他一些争议性的言论繁不备载。比如她称特朗普“从未鼓励或提倡暴力”,但在在竞选集会、电话里、专访中,特朗普不时发表鼓励、或暗示民众使用暴力的言论与“ 玩笑话”。另一例子是桑德斯曾在2018年3月特朗普被曝出“绯闻封口费”案时告诉记者,特朗普对封口费毫不知情,之后证实是谎言。

“从各个层面来看,桑德斯在这(白宫新闻发言人)职位上是失败了。”前总统克林顿的新闻发言人洛克哈特说。

洛克哈特解释,白宫新闻发言人是一个公共职位,重点是确保公众、媒体有知情权。“她没有让公众知晓实情,还取消简报会;她不诚实,当新闻记者被总统称为‘人民公敌’时,她袖手旁观。”

洛克哈特的指责事出有因。桑德斯打破了过去白宫每周、每日固定举行例行记者会的惯例。截至6月15日,白宫已经有96天没有举行例行记者会;CNN统计,过去300天内,桑德斯仅举行过8次记者会。

白宫西翼旁的新闻室现在成为一个游客偶尔驻足拍照的景点,或记者们工作、乘凉的休息室。唯一能“ 捕捉 ”到桑德斯发表言论、回答提问的地点,是在白宫西翼的车道上。通常,桑德斯会在结束福克斯新闻台的户外摄影棚访谈节目后,走回西翼办公室,在路上短暂接受记者提问。

(白宫游客在记者室里拍照)

但这种随机性的记者会,没有固定时间、没有采访通知,记者只能靠口耳相传的方式赶上,守在车道等着桑德斯发言。遇到重大新闻的时候,车道挤满摄影机跟记者,或蹲或站。冬天记者们蜷缩在大衣及围巾里等待,夏天到了则是草帽、太阳眼镜和小风扇上阵。

记者们对此多怨言。

“简报室就在几步路的旁边,为什么我们不进去开(记者会)?”

但私底下,桑德斯与记者的关系还不算剑拔弩张。桑德斯不时会参加白宫记者协会的联谊聚会、欢送或感恩派对,帮忙协调记者的采访技术安排等问题,2017年圣诞节前,她还曾将亲手做的派送到记者工作室。

但是,当记者在以手机或电邮询问桑德斯对某一问题的白宫回应时,却常常得到无人响应的结果。

Politico前白宫记者乔许。道塞回忆道,“当我们刊出一篇报导,总统在推特上攻击我们是假新闻,我们想问白宫哪里是错误?哪里需要更正?但没有得到任何回音。”或者,另一种让白宫记者困扰的状况是,“当我们即将发表一篇报导,请白宫回应,等到最后期限他们都不回应。但报导刊出了,才突然要回应。 ”

(白宫摄影记者在车道上等待)

站到镜头前,桑德斯认可特朗普把一些媒体比喻成“人民公敌”的说法,跟着特朗普批评几家自由派媒体“制造假新闻”。桑德斯还把记者比喻成“她家里的吵闹幼童”,还曾经在一次争议性的感恩节前记者会上,要求记者必须先说出一件感恩的事,才拿开始提问。

在纽约大学新闻系教授杰罗森看来,桑德斯两年来的作为,已经“破坏了反映美国政权的重要平台之一:白宫新闻简报室。”

光谱另一端,也有不少人为桑德斯的表现喝采。

“在捍卫特朗普总统,与面对不诚实、又充满敌意的媒体上,桑德斯做了令人惊艳的工作。她深知像 “攻击犬”般虚伪的记者。桑德斯用自己的韧性对付他们(媒体)。”前美国众议院院长、共和党大老金里奇发推写道。

现年36岁的桑德斯对政治并不陌生。她的父亲迈克赫卡比是前阿肯色州州长,曾经在2008年、2016年,两度争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资格。这期间,学习政治与传播专业的女儿桑德斯,一直是父亲的竞选团队成员。

2016年2月,当迈克赫卡比放弃角逐共和党内初选的几周后,特朗普团队宣布雇用桑德斯为资深顾问,负责媒体传播相关业务。

加入特朗普团队前,桑德斯曾发出这段声明:

“我自愿参加特朗普先生的竞选活动,因为他是工薪家庭的拥护者; 而非华盛顿或华尔街精英。与其他共和党候选人一样,特朗普先生支持保护生命、支持保护婚姻,并将向法院任命保守派。他将打破捐助阶层对我们政府的控制,并使其再次对工作阶层负责。我很荣幸能帮助特朗普,再次让美国变得伟大。”

一步步,桑德斯走入特朗普最信任的核心决策圈。

《大西洋月刊》曾报道关于桑德斯读懂特朗普情绪、并足以影响特朗普决策的小故事。

2018年,特朗普与金正恩在新加坡首次举行美朝领导人会谈时,特朗普被曝私下向助手抱怨媒体的关注焦点都在金正恩身上,他因此希望把与金正恩的会面握手时间提前,以便让媒体停止反复播放金正恩的画面。

当时,时任白宫幕僚长凯利等多位高阶幕僚都反对特朗普的提议,认为临时更改重要行程会造成诸多不便,但特朗普执意希望改变时间。

直到桑德斯加入讨论,她告诉特朗普,如果改变会面时间,两国领导人的历史会面镜头,就不是在美国的黄金时段播放了。最终,桑德斯用特朗普最在意的新闻传播时段说服了他。

(白宫记者室)

(特朗普在南草坪前接受记者喊问)

换个角度说,桑德斯除了懂得读懂老板的心意,她也充分制造机会,让热爱镁光灯的特朗普做自己的发言人。

虽然白宫例行发布会不再,但特朗普增加了许多临时、突发的记者会,另一个常见的场景是,特朗普喜欢从白宫南草坪搭机出访前后,被白宫记者们拥簇着发表时事谈话。或者,作为福克斯新闻的忠实观众,特朗普常接受节目连线,与主播对答。

根据长年研究美国总统的陶森大学教授库马尔(Martha Joynt Kumar)的统计研究,与奥巴马执政同期相比,特朗普已经与记者进行了419场简短的问答,是奥巴马同期的五倍多。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发言平台是推特,特朗普是第一位大量利用推特发表意见、传播讯息、加入辩论、甚至公布开除、聘用人信息的美国总统。

制造机会、让特朗普能最大限度的成为他自己的发言人,或许是莎拉桑德斯这位总统“官方发言人”工作三年,最大的成绩。

文/唐家婕 自华盛顿白宫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