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文苑 | 赴遠萬里,不負芳華

發布時間:2020-07-01

最后一次,寫滿博北教室的黑板。你想在這片黑板上寫下所有學過的方程式。你記不清麥克斯韋方程組,回頭問朋友,他也搖著頭。這一刻,你不知該笑還是哭。



最后一次,點一份梅園一樓的面條。打飯阿姨看著你,問:“最后一次了?”你點點頭,阿姨默默地給你加了一個荷包蛋和兩個干子。你走到餐桌前,有些哽咽。

最后一次,約喜歡的男生去西門喝奶茶。雨霧初升,你撐起傘。你正想著以后會不會很難再見了,雨霧對面的他與你對視、喃喃細語,“我喜歡你”。你眼角潤濕。

最后一次,和朋友在竹園喝酒。你酩酊大醉,暢談人生理想,躺在其他宿舍的地上不愿起來。你對著拉你起身的朋友大喊愛你一萬年。你沒有忍住,淚水奪眶而出。



因為疫情延期開學,開學后草草結束畢業事宜,你甚至只有幾天的時間陪你的朋友同學。你還不曾在南體夜跑過幾次,它就要屬于別人的天地;你還不曾坐過幾次剛剛開通的三號線,就要乘著它揮手告別安大;你還不曾喂過幾次天鵝,它們就要游向別人的懷抱。你懷念安大的一草一木,甚至擔心著每一只在安大流浪的貓狗。你有些懷念教育超市門口的綠豆沙冰,西門九龍街的黃燜雞,曾經西門修路擺攤到東門的烤冷面,梅園榴園的夜宵烤串……這些你以后想吃都可以吃到的東西,可是卻再找不回屬于青春的這一份味料。

風掠過鳴磬廣場,枝葉搖曳,草坪上那一條條光禿禿的小路格外醒目。廣場上的這些路像極你選擇的人生路。如果說,石板路是老師父母的期望,那么,那些光禿的小路仿佛就是你自己摸爬滾打、摸索來的屬于自己的路?;蛟S在外人看來,光禿的路有悖他們的認知,但你始終明白,這是最適合你的路,你或許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不過總有后來者追隨你的步伐。畢業那幾天,你在鳴磬廣場和同學拍照,你想帶走這里所有的云彩和回憶,不留下遺憾。



畢業那幾天,文典閣西門和東門擠滿了等待拍照的人,閣內卻寥若晨星。你去了四樓右側最喜歡的那處拐角,你從這里借過很多小說。你讀的這些書雖然沒有給你帶來什么實際的東西,但是它們早已與你的血肉融為一體,刻在了你的靈魂中,不斷改變著你對這個世界的看法。五樓的那處小亭子你是第一次去,卻也是最后一次去了。你最后一次拿起一本想讀很久的書,坐在座位上,認真地讀完了它。



這場雨下了很長時間,雨后的安大空氣很好聞。杏壇廣場上種滿了綠植,這一次,你再也碰不到曾經嫌棄的石楠花,有的只是淺淺的、隨風散落滿地的合歡花。你總是喜歡在失落的時候獨自走到孔圣人石像前,只是默默的佇立著,靜靜地思考著。曾經讀過的古文一遍遍映入你的腦海?!拔崛杖∥嵘??!薄@便是你學會的最有價值的一句話。



博北的小花園偶爾有結伴的男女生來拍照。這四年,周末的博北小花園最不無文藝氣質。社團的部長們獨鐘愛這里,你在這里開過部門例會、玩過uno和狼人殺,你也在這里上過絕大部分的專業課,也許那節課上老師教了什么記不太清,不過你總能清晰地記得那幾個一直在上課喊你開黑、罵著網差的哥們,因為他們最后成了你最鐵的兄弟。你也總是被輔導員發現拉去談話,他希望你好好學習,于是你上課開始時不時看向后門窗,擔心輔導員又請你喝茶。你最后成績可能一般,不過你一直很敬佩感謝你的輔導員。



以前你總是覺得畢業遙遙無期,現在連走在梅園旁邊的竹林路上,都要和朋友說上一句:“這條路真是走一次少一次?!迸笥阎?,這不是多愁善感,而是珍惜。你說你永遠不會忘記坐一兩個小時車去的老報館酒吧街,那天你真的喝多了;還有萬圣節一起去過的方特樂園,你說你扮鬼的樣子可愛極了;你們一起出去旅的游,去的青島、南京、西安、云南…你把回憶鐫刻在相機里,填滿了膠卷內存和彼此的心。你說你永遠不會忘記在運動會上給你遞過水的人,那年運動會你拿了5000米長跑的前三,隊友們把你舉向天空,你想著曾經訓練留下的血汗,卻笑得很開心。天鵝湖旁的大劇院,你曾和心愛的他去過,在交響樂下,你緊緊攥著他的手,就像攥住了自己后半生的靈魂。曾經選的無線電測向課,每周末都要繞著翡翠湖跑上一圈,你愛夜晚的這里,塵世的煙火總愛于傍晚在這里肆意奔跑,跑完步,你也愛帶著朋友穿過那座橋,搞一頓橋對面的啤酒龍蝦。你也永遠記得,614日的那天晚上,不知是誰先起的頭,整個宿舍樓仿佛變成了你們的ktv廣場,你已經記不太清唱過什么歌了,你的嗓子早已沙啞,只是伴著歌聲輕輕哼著。

大學四年,原本那個幼稚懵懂的少年少女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個明白自己人生道路的你,因為你經歷了太多太多:你或許做過支教,和貧困地區的孩子一起玩鬧,你把樂觀自信帶給了他們,給了他們成長的希望;你或許做過社長,那是兩百多人的大社,你憑借一己之力把社團弄得風生水起,你也總說社團的學弟學妹們個個都很優秀;你或許進入了學生會、運動隊或是實驗室,成為主席、隊長或是管理員,結識了一幫志同道合的朋友,也不斷為集體爭得榮譽;你或許認真學習,整理出每門專業課的筆記無償提供給同學,你在學院無人不知,甚至其他院的大佬們都慕名而來,請教經驗;你又或許沒有認真學習,大一就開始和社會人士開始創業,大三的時候積累了不少資本,卻也明白了學習的重要,通過學校朋友的幫助和自己的努力,最終順利畢業;你又或許早早準備考研、保研或者就業,而在大四最終去了自己喜歡的大學深造亦或是去了自己喜歡的公司;如果你考研二戰,那也沒關系,進入社會的大染缸,大家只注重你的成就而非年紀。



希望有一天,還能回來,帶著一生摯愛,拖著雪白婚裙亦或系上黑色領帶,踏在南體的草坪上,遠遠看著球場上的青春熱血,就像看到年少時的自己;希望有一天,還能回來,帶著摯友,在榴園博北旁的天鵝池,跟他說著自己曾經仰慕的姑娘的故事;希望有一天,還能回來,帶著滿身成就,回到學院,見一見曾經的老師們,說一句謝謝。

寫完這篇文,安大又開始下雨了?;蛟S雨季綿延不斷,但無論如何,赴遠萬里的你的人生總會放晴。等到那時,合歡落夏,磬苑花開,我們再相聚。

(文|2020屆電子信息工程學院校友 方志增)

(圖|2020屆電子信息工程學院校友 方志增 肖宇航)

返回原圖
/

日本真人啪视频免费视频_黄网站色视频免费大全_人成午夜大片免费视频